中国雷的名声

2020-08-13 04:30

在洋湖湿地公园二期主入口的广场上,孺子牛、开拓牛、拼搏牛三牛鼎立,在“先导牛”喷薄的艺术张力里,呼之欲出的是长沙人“敢为天下先”的神韵。

有多少人,穿行在黄兴南路步行商业街上,忍不住和那些“正在”炸臭豆腐、补锅、磨刀、修鞋、打酱油、歇凉、滚铁环的雕塑合影留念?

雕塑是具象的诗,是无声的歌,是一个城市精气神的写照,也是一个城市的表情,传递着一个城市的历史风貌与地域文化。

饮我们喝的水,尝我们吃的饭,和我们一起呼吸这个城市的空气。45天里,来自17个国家的雕塑艺术家应2014中国(长沙)国际雕塑文化艺术节之邀,在长沙雕琢新的作品,将创造怎样的一段历史?

在芙蓉广场上,用小提琴拉响《浏阳河》的少女,被视为长沙的“自由女神像”,在那些不分昼夜演奏的音符中,流淌出长沙人追求浪漫、向往美好生活的气质。

多年以前,一位湖南的雕塑家,带着梦想和手艺闯荡美国。在历时五年、历经三任美国总统、遭遇重大争论之后,这位湖南人主创的美国黑人运动领袖马丁·路德·金雕塑作品,落户华盛顿广场。“中国雷”的名声,享誉世界。长沙人雷宜锌也把自己看待马丁·路德·金那段历史的方式,留在了美国。

“你看伫立橘子洲头的,青年毛泽东的脸!”这一句,是长沙人招待外来客人的骄傲的“城市简介”。

又有多少人,在久别重逢后,回到这座城市,看一眼与朱张渡口对望的先贤,会无语凝噎?

坐下来,和自己对话,和身边的世界对话,对雕塑家们来说,是常有的事。对我们来说,这似乎已经成为摸爬滚打的生活中奢侈的空闲。

雕塑创造了我们对于这个城市共同的记忆,陪伴你我,一同见证城市变迁,见证历史。

50000多年前,人类的大脑发生巨变,制造物品成为人类探索这个世界呈现的秩序和模式的方式。12500多年前,人们用猛犸象牙来雕刻驯鹿——用砍砸器把象牙一端砍下,用石刀刮出动物轮廓,用铁矿石粉加水打磨整体,最后用石刻刀仔细雕出驯鹿的身体和眼睛……创作者将自己置身于周遭世界之中,全身心融入生命的洪流。从制造工具,到创作艺术,因此分流。

在四羊方尊里,浇铸的是磅礴的大国情怀和精益求精的匠心,为长沙奠定了中国雕塑艺术发源地之一的地位。